广州血头非法组织卖血认罪 呼吁无偿献血

作者: 采集侠 分类: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: 2018-07-05 21:30

《新快报》先前关于“献血证买卖”的报道

《新快报》先前关于“献血证买卖”的报道

  “血头”过堂表示认罪

  新快报“献血证买卖”调查追踪

  最后陈词呼吁大家无偿献血

  检察院:暂无公职人员被移送起诉

  ■新快报记者 郭海燕 黎秋玲 程贵三 刘操 通讯员 越检宣 杨婷 张学元 谭展勇

  去年初,新快报“献血证买卖”调查出街(详见新快报2013年1月4日、5日、6日、8日等报道),社会各界人士为之震惊。国家卫生部新闻发言人、卫生部办公厅副主任邓海华表态:“介绍买卖献血证,要严厉打击。”此后,数名血液买卖“中间人”先后落网,神秘“血头”露出真身。

  昨日,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,“血头”被指控犯非法组织卖血罪。出乎很多人意料的是,在最后的陈词中,“血头”肖某生竟转而呼吁大家要无偿献血,从源头上堵住非法买卖。

  无偿献血后,收取“营养费”

  昨日上午,越秀区法院被告席上坐着两位中年男子。其中肤色蜡黄的高个子男子名叫肖某生,曾是我报“献血证买卖”调查报道中的“血头”角色。

  肖某生来自江西,2013年7月26日,他因涉嫌非法组织卖血被公安机关抓获。同日,其朋友习某中也一同落网。昨日,两人同沦为被告。

  公诉机关指控,从2009年到2013年,肖某生、习某中采用介绍互相献血、假冒他人身份献血等方式多次非法组织献血者卖血,从中牟取利益。肖某生共作案6次,习某中作案3次,每宗均涉及一个卖血人,每次以“营养费”的名义收取700元到3000元不等。

  辩称“你情我愿,不知犯了法”

  听到指控后,肖某生还算冷静;但习某中,这位胖胖黑黑的湖南男子,“哇”一声哭得喘不过气来,半天挤出一句:“看到组织这两个字,我害怕!”

  肖某生供述,他原做过搬运工、物流工、建筑工,后来在某医院当起护工。这期间,他目睹很多患白血病小孩缺血的可怜状,也加入“献血”队伍。这事被越来越多人知道,开始有亲戚朋友找他帮忙找献血者,渐渐地,肖某生就走上了这条路。

  “我和病人家属事先谈好价格,献血者要身份证等,经过血液中心严格检查才可以献血。家属将‘营养费’交给献血者,献血者再给我几百元的中介费。”肖交代了整个业务流程,并称所有人都是你情我愿的,根本没意识到严重地触犯了法律。

  控方:血液变商品牟利,危害社会管理

  跟肖某生一样,习某中也是从自己献血变身“中介”,他承认在无知中犯案三次:“介绍都是相互认识的,每次都是救了人命的,患者家属到都称我是救命恩人,我们做的不是坏事。”

  听到习某中此言,肖某生也一转冷静态度,在最后陈词时提高语气:“我认罪,但我不后悔。这样做,也是因为那些地贫患者经常没血用,希望全社会通过我们这个案件,都积极行动起来,无偿献血。”

  对此,公诉人郑重驳称:“献血本事一种无私奉献的行为,但此案中,血液却当做商品来牟利,违背初衷,客观上危害了社会管理。至于主观危害性,还请合议庭酌情裁决。”

  此案因两被告均表示认罪,法院决定采用简易程序审理,尚未当庭宣判。

  ■追踪

  涉案街道办,称年年超额完成任务

  昨日,记者获悉,权威机关掌握的情况印证了新快报此前的报道,广州一些街道办涉嫌存在找人顶替献血完成指标并获取补贴款。

  据此,昨日本报对其中一涉案街道进行采访。该街道承认,有指标存在。不过,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情况,称从数据上看,街道的组织献血工作由城管科来开展,该街道近三年来献血指标没有改变,均可以超额3%-5%完成任务。

  该工作人员说,完成献血指标不算困难,一般组织两次可完成任务,如果不行的话会酌情组织三次。

  公职人员涉案否?

  昨日,越秀区公安局回应,现在暂时没有查处抓获公职人员。如有新情况,将及时告知媒体。

  ■相关链接

  非法组织卖血罪

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333条规定: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以暴力、威胁方法强迫他人出卖血液的,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
  经办检察官答疑

  非法买卖血,取证有难度

  问:此前新快报调查,肖某生涉嫌批量组织他人顶替街道办人员完成街道献血指标,为何没有出现在起诉内容中?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